home

2020年5月4日星期一

揭秘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屡遭质疑,法国方面更传出,当年这个标榜为两国合作的重点项目,中国却从来没有履行合约,让法国研究人员进驻。武汉P4实验室究竟是中国的骄傲,还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P4实验室副主任、有“蝙蝠女郎”称号的石正丽,又和这一次的新冠病毒又有何关联?
“蝙蝠女郎”石正丽(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蝙蝠女郎”石正丽

美国从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到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强烈要求中国在应对疫情上必须公开透明。最近他们也把矛头指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里的P4实验室。

蓬佩奥在4月22日的记者会上挑明了说:“中国境内这些实验室仍在运作,这些实验室里正研究复杂的病毒,不只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而已。”

根据武汉病毒所官网资讯,病毒所除有中国首个P4实验室,还有一个P2实验室、两个P3实验室。

蓬佩奥不只一次要求中国要开放实验室,让美国专家一探究竟。

另外,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日前报道,武汉P4实验室的技术来自于法国。从建设初期开始,法国内部对中国会不会拿实验室当生化武器实验库的担忧,不曾少过;武汉实验室2018年启用后,法国里昂P4实验室至今无法按照双方的合约派专家进驻,合作是“名存实亡”,法国《费加罗报》称这是“失控”。

争议一:标榜中法合作 P4建设中国称自主研发 安全吗? 

武汉病毒所的主管机构中国科学院2017年在官网上发表了一段长约10多分钟介绍P4实验室的视频里,满屏都是中国的自豪。

武汉P4实验室设备维护保障部负责人童骁:“我们实验室的围护结构,是我们的研发团队’自主研发’完成的。”

可以说,P4是继中国高铁后、又一个在“国际合作”下进行的中国自主研发。

童骁还宣称,武汉P4实验室的生物安全防护性能,是“世界前列”。


但造访过P4实验室的美国外交人员,2018年就拍电报回华盛顿表达担忧,他们认为,武汉实验室P4人员训练不足、有管理不善的安全隐患。

P4实验室有什么样的国际规范?有台湾冠状病毒之父称号的中央研究院院士赖明诏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说,国际上研究病毒和细菌的实验室有一套“生物安全等级”(BSL)的标准,以病毒或细菌泄露的危险性分为四级, P4最高。一般冠状病毒研究在P2进行、SARS病毒在P3,伊波拉这类烈性病毒则在P4进行。

他说,自己没去过武汉病毒研究所,但他说P4实验室应有国际通用准则与标准。

赖明诏:“P4实验室运行有严格的SOP(标准作业程序),要经过该国或该机构的安全研究委员会(IRB)审核;而做实验,必须是研究机构、学校或政府的专家委员会审核批准,才能做。实验在操作时、一定至少要有2个人进行,而且,所有的实验都必须有记录,要查出来、知道是谁、对什么新病毒做了什么研究?是可以很容易查出来的。”


所有的实验都该有记录,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有没有相关研究记录?愿不愿意公开?截至发稿,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电子邮件的查询。

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主任袁志明接受央视海外频道环球电视网访问时则声称,实验室“绝对安全”,没有任何人感染,更强调不可能出现病毒外泄,病毒所也没有能力制造病毒。

图为武汉P4实验室。(法新社)
图为武汉P4实验室

争议二:“蝙蝠女郎”石正丽大胆研究 美学者2016年已示警

有“蝙蝠女郎”之称的武汉P4实验室副主任石正丽十多年来从事蝙蝠研究,这几年在冠状病毒的“功能性取得”(Gain of Function, GOF),也就是探索病毒毒性与传播能力的研究方面,走得很远。

她在2017年的宣传视频中说:“我们证明SARS病毒来源于蝙蝠,除此之外,我们也发现蝙蝠携带各种各样的病毒,比如腺病毒、丝状病毒,还有其他类型的冠状病毒。”

事实上,“功能性取得”研究在病毒研究上有争议,各国都有更严谨的安全标准。以美国为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武汉病毒所有这方面的项目合作,但是 2014年美国叫停了美国方面的研究。

公开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巴瑞克(Ralph Baric2015年曾发表和石正丽合作撰写的报告。但他在2016年的另一份联名报告中警示,石正丽提供的WIV1-CoV冠状病毒的全基因与嵌合体(chimeric),可在人类呼吸道与体内迅速增生。在缺乏疫苗与药物的情况下,从事这样的研究,对公共安全危害严重,是在冒险。

巴瑞克和石正丽都未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的查询。

赖明诏:科学研究有风险 谨慎遵循规范是重点

赖明诏则从病毒研究的角度出发,谈科学家冒风险进行研究的关键在管理。

“从病毒学的研究来看,(功能性取得的研究)是相当有用的方法,有助于疫苗与药物研发;但另一方面,它也可以是相当危险的。因为一个科学家、把一个基因放进本来没有毒性的病毒,变成(激活)毒性,就会相当危险,所以在研究时,必须要针对危险性有非常严格的管理。”

要加强安全管理,武汉病毒研究所做过什么?在官网上的国际合作中提到,中国科学院和美国科学院曾于2018年于武汉病毒所召开第二届中美新发传染病、实验室安全与全球卫生安全挑战研讨会。

我们根据武汉病毒所公布的名单询问与会者,仅有美国科学院院士、俄亥俄州立大学教授赛芙(Linda Saif)回复自由亚洲电台。她说她忙于线上会议,对于武汉病毒所安全管理的提问,没有置评。

争议三:WIV1-CoV是这次造成大流行的新冠病毒?

究竟石正丽首次发现、且与武汉病毒所英文简写相同的病毒WIV1-CoV,和这次造成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病毒有没有关联?中国若愿公开相关病毒基因排序,马上现端倪。

但蓬佩奥质疑,P4实验室可能已经销毁病毒。

另外,北京已下令,追溯病毒起源的论文“未经许可不得发表”。

武汉爆发疫情后,已经导致新冠病毒全球蔓延,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不可估量。目前世界各国都在呼吁调查病毒的起源,并且要追责。由于中国信息不透明,各种传闻充斥网络。有人追问零号病人是否为实验室研究员黄燕玲,还有网传病毒所所长王延轶贩售实验后的动物给海鲜市场,因此泄露病毒,甚至谣传解放军已经接管P4实验室等等。武汉病毒所透过官网声明驳斥“都是谣言”,还声称要保留法律追诉权。

为什么武汉病毒所说的,总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泾渭分明?关键还是在信息的透明度,而中国的作法不言自明。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1 条评论: